首頁 > 頻道欄目 > 文化?旅游 > 正文     濮陽網-中共濮陽市委門戶網站 濮陽市唯一重點新聞網站


濮陽孔子的第二故鄉

作者:  文章來源:濮陽日報  字體:   發布時間:2019-11-08 10:13:45

這些年來,孔子熱一波接著一波。在孔子一生的經歷中,周游列國是最重要的事件。他周游列國一共十四年,在衛國就是現在的濮陽前后住了十年。這十年,是孔子從“知天命”到“耳順”再到“隨心所欲不愈矩”期間的十年,是孔子思想走向完全成熟的十年。濮陽,是孔子一生中除曲阜以外居住時間最長的地方,理所當然稱得上孔子的第二故鄉。  

孔子居濮十年的來由  

1.欣賞衛靈公  

公元前490年,孔子在拜訪過齊國、衛國、陳國、宋國、蔡國、楚國的國君后,師徒在一起議論各國情況。子貢問孔子:“現在各國諸侯中,老師您以為有可稱作賢君的嗎?”孔子嘆道:“當今如有賢君,我們何至于這樣棲棲惶惶常作布巢的燕子呢!差強人意的,只是衛靈公還有些賢君之風。所以我往返衛國三次,不能忘懷。”  

衛國是周武王同母弟康叔的封國,也是諸侯中的大國。在西周被犬戎滅亡后,衛國國君衛武公曾經作為諸侯中的首席迎立周平王,主持遷都至洛陽。《詩經》中獨有的一篇高度贊揚統治者個人形象的《淇奧》,指的就是衛武公。其中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如圭如璧”“善戲謔兮,不為虐兮”等句都成了后來的成語。但接下來的國君,大都玩樂有術,治國無方,到衛懿公時被北狄攻滅。后來,雖然復國,卻一蹶不振,淪為齊、晉的附屬。衛靈公聰穎好學,禮賢下士,繼位后選拔人才,發展農桑,重視工貿,使衛國產生了諸如咸、洮、楚丘、青丘、五鹿、茅等幾個工貿城鎮,都城帝丘更是作坊林立,號稱百工。他還收回了被晉國霸管幾十年占國土三分之一的戚地。衛地文化繁榮,《衛風》詩歌冠絕諸侯。衛靈公當政四十多年,雖然也有許多失政乃至不齒于人的地方,但畢竟創造了一個號稱中興的時代。他多才多藝,對文化藝術非常重視,對文化人非常尊重,相對于其他諸侯國國君的或粗俗或霸道,衛靈公真如鵝(不像鶴——作者注)立雞群。孔子結束周游列國的生涯回到魯國后,魯國國君魯哀公將孔子奉為國老,讓孔子評點一下當今國君孰為最賢。孔子不顧魯哀公的面子,還為衛靈公大唱贊歌,說自己沒有見過完備的賢君,湊合著的只有衛靈公一個。原因是衛靈公禮賢下士,會用人。他借衛靈公弟弟的話說,靈公弟弟的兒子渠牟的智慧足以治理一個擁有千乘的國家,誠信足以保住一個國家,衛靈公喜歡他就任用了他。有一個叫林國的士人,見到賢者必竭力推薦,如果這個賢者被罷官了,生活有困難,就和賢者分食自己的俸祿。衛靈公對他非常尊重,因此衛靈公時的衛國沒有被流放的士人。有個叫慶足的士人,衛國有難,他就挺身而出平息禍亂,國家太平了就辭官讓賢,衛靈公對他也很倚重。還有一個叫史魚的大夫,非常直倔,因為自己的正確主張不能實行就憤而離開衛國,衛靈公就派專使去請他,自己在郊外住了三天專候。三天內,雖然他好聲樂,也不使用,自我反省過失,一直等到接回史魚才回到宮中。孔夫子說:“我贊賞他的這些方面,由此把他排在賢明的格次上。”如果說,孔夫子在周游列國期間和弟子在一起稱贊衛靈公可能有求助的嫌疑,那么,在衛靈公死去許多年,孔子回到魯國后的晚年,正在求助魯哀公時發出上述一番對衛靈公的評價,就沒有任何違心的成分,而是發自內心的真實看法了。  

2.衛多君子  

在孔子之前,吳國有一名公子季札,是吳王的弟弟,廣有賢名,多次推讓君位,被封于延陵(今常州),稱延陵季子。公元前544年,他出使魯、衛,非常欣賞這一地區的音樂詩歌,縱評東周盛衰,其宏論轟動天下,成為歷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在衛國他會見了遽伯玉、史魚等,極為欣賞,感嘆道:“衛多君子,其國無故。”從此,衛多君子的聲譽播滿天下。  

遽伯玉,衛國德高望重的人士。他嚴于律己,寬以待人,經常反省自己,“五十而知四十九非”。五十歲時,對前四十九年自己所有的過失知道得一清二楚,善于聽取別人的正確意見,從不固執己見。他活了八十多歲,輔佐了衛獻公、衛襄公、衛靈公三代君主,三起三落。國家主政者有正氣,走向了正道,他就出來任職,兢兢業業干事業;國家主政者無道的時候,他就隱居起來獨善其身,從不違心地和他們同流合污。  

史魚,又稱史猷、史鰌,以公正耿直聞名于當時。1983年,湖北江陵張家山出土的漢簡《奏讞書》這部古代重要的法律文獻,記載了史魚任衛國主刑大夫時審理的一個案件:國君發現管烹飪的大夫說進獻的烤肉中有長達三寸的頭發,幾乎同時國君夫人的侍婢媚在給夫人的進食中有長達半寸的草。國君和夫人都很生氣,責成史魚嚴審此案。史魚接手案件后,首先對大夫說使用的切肉刀和俎進行勘驗,發現說使用的刀新磨過,非常鋒利,切肉時肉筋能一刀切斷,炙肉有一寸見方,而炙肉上的頭發長達三寸,這說明炙肉上的頭發不像是切肉時留下的。在勘察烤肉的燃具時,發現“桑炭甚美”,烤肉用的鐵爐很潔凈,在鐵爐上烤炙的肉均有焦痕,而炙肉上發現的長達三寸頭發卻無任何炙烤過的焦痕。據此,史魚推定炙肉上的頭發應是在說進獻炙肉時,熱氣騰騰的炙肉熏烤得國君身上發熱,國君命人為其掌扇,脫落的頭發便隨扇風飛入炙肉之中。為證實推定是否正當,在征得國君同意后,史魚進行了一次現場實驗,將炙肉端到國君面前,后有人掌扇,結果發現有兩枚頭發飛入炙肉之中。史魚又對國君夫人飯中有草的事情進行調查。首先對國君夫人吃飯的飯廳進行勘驗,發現墻壁潔凈,帷幕、窗簾等整潔完好,飯廳中無草,也未發現草可以進入飯廳的通道。通過對侍婢媚的住室進行勘驗,發現媚所用的草席破舊,編織草席的繩子已斷裂,席草破碎;再偵看媚,媚的衣袖破舊,已露出棉絮,破碎的席草粘在棉絮上,長達半寸的席草就有六枚。將席草與飯中發現的草進行對比,二者相同。據此可以推斷,飯中之草是媚在給國君夫人進食時不慎落入的。穿著破舊衣服,睡臥破碎的席子,衣服上沾滿破碎的席草,在這種狀態下為國君夫人服侍飲食,而使席草不飄入飯菜之中,實難做到。基于上述分析,說和媚兩人主觀上均無過錯,炙肉中的發和飯中的草是由個人意志以外的原因造成的。史魚提出的判決意見是:“說毋罪,媚當賜衣。”這個判決還真被衛靈公接受了。  

史書還記載了史魚的一則尸諫事件:史魚非常推崇遽伯玉,在主政大夫任上屢次進言任用遽伯玉,都被衛靈公的寵臣彌子瑕阻住了。史魚臨終留下極言遺囑:“國君不用遽伯玉,我的遺體不停正堂入殮!”史魚死后,衛靈公前往吊唁,見史魚停尸窗下,不陳正堂,大為驚異。孝子將父親的遺言如實稟奏,靈公聽了愕然失色,原來史魚在行尸諫!尸諫在當時是和絕食自殺等同的一種義無反顧的自絕效忠行為。靈公非常感動,立即傳命晉遽伯玉為主政大夫,將彌子瑕罷職,并親自為史魚主持入殮下葬儀式。  

遽伯玉、史魚二人風格不同,但都是堂堂正正的人士。孔子對他們非常贊賞:“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遽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語見《論語·衛靈公》。  

衛地當時的君子還有很多,其中被孔子在《論語》《孔子家語》中稱道的就有孔文子、孫文子、寧武子、師襄子、漁夫、公子荊、閔子騫等等。孔文子名圉,是衛靈公的女婿,也曾長期擔任衛國的主政大夫。孔子在衛時,他經常向孔子請教,可以看作孔子的準弟子,對孔子極為尊重。孔子稱贊他“敏而好學,不恥下問”,這個贊語后來成為成語。《論語》《孔子家語》記錄下來孔子師徒對孔文子的贊賞達八處,是他們對當時的國家大夫中贊賞次數最多的。孫文子、寧武子都當過衛國的主政大夫,孫文子曾得罪過衛獻公,獻公死后他在戚地的家府里沒有停止擊鐘,正好被延陵季子路過聽到,對他提出批評。孫文子虛心接受,從此終身不聽琴瑟。孔子稱贊他“能克己服義,可謂善改”。寧武子曾扶助過三代衛國君主,謙恭待人,不爭個人得失。孔子說他“邦有道則智,邦無道則愚”。他的聰明才智也許別人能趕得上,但他那種裝“愚”是別人無法趕上的。這就是后來“難得糊涂”說法的由來。師襄子精通音樂,孔子曾向他學琴。漁夫是一隱士,不贊成孔子的儒家觀點,曾當面斥責孔子,孔子卻對他很佩服。公子荊知足常樂,孔子說他很會生活,熱愛生活,心理健康,很會料理家庭事務。家里有點東西,就說將就著夠了;再增加一點,就說差不多完備了;當富足一些時,就贊嘆自己的生活完美無缺了。這樣惟妙惟肖地模仿一個人的話語神態去詼諧愉悅地贊賞一個人,是我們在《論語》中見到的唯一一次。閔子騫是個孝子,少年喪母,繼母又給他生了兩個弟弟。繼母偏心眼,冬天做棉衣時,給兩個弟弟套的是棉花,給他套的是蘆花。他凍得發抖,繼母又挑唆父親鞭打他,打破棉衣露了真相。父親要將繼母趕走,他又替繼母求情道:“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繼母由此改過,家庭趨向和諧。孔子對閔子騫的這種做法十分贊賞,在《論語·先進》中說:“閔子騫是真孝啊!他從不說自己父母兄弟的壞話,別人對他的稱贊和父母兄弟對他的稱贊也沒有區別。”  

其他見諸《論語》《孔子家語》的衛國君子還有王孫賈、祝鮀、顏濁鄒,以及渠牟、林國、慶足等,還有子貢、子夏等弟子。我們可以想象,在當時諸侯爭斗、禮崩樂壞、道德淪喪的情勢下,以一區區衛國,竟然有這么大一個潔身自好的君子群,當然構成了對孔子的極大吸引力。  

3.生活環境好  

《論語·子路》記載,魯、衛之政,兄弟也。孔子認為,魯國、衛國是當年周公旦和康叔兄弟兩個的封國,康叔又是根據周公在魯國的做法建立的國家制度,所以兩國沒什么差別。  

孔子師徒到衛國后,衛靈公給予了很大禮遇。當得知孔子在魯所任最高職務大司寇時的年俸為六萬斗粟時,馬上給予了同樣年俸六萬斗粟的待遇。這是當時諸侯國中的上卿待遇,也是臣子和客卿中的最高待遇。當時斗小,一斗折合現在三公斤左右,即使這樣,也有十八萬多公斤,足夠供養孔子師徒幾個的日常需要了。后來,孔子從衛國出走,先后到過的地方,再沒有一個諸侯國給予過他這么優厚的待遇。  

談到孔子周游列國期間的經費來源,有許多人認為是他的弟子衛人子貢提供的。因為子貢出身于經商世家,很富有,對老師很崇拜,子貢本人也不吝嗇小氣。其實,子貢經商致大富的事,是在孔子生命晚期甚至孔子去世以后。孔子周游列國期間的費用,是由諸侯國國君、各國大夫中的好友、他的崇拜者,以及弟子中家境富裕者共同資助的。其中,諸侯國君的禮贈應是主要來源。據記載,孔子在衛國居住期間,曾有些時間和衛靈公鬧得不愉快,衛國對他上卿的待遇很可能沒有按時兌現。晉國趙簡子的家臣當了中牟邑宰,想借孔子名聲壯聲色,就派人帶厚禮邀請孔子過去。在此前,孔子對這類人物是很看不起的,可這次竟然要動身前去。他的弟子群起反對,孔子凄然地對弟子說:“我并不是沒有口的匏瓜(一種大葫蘆——作者注)啊,怎么能不食不言呢?”雖然孔子接受了弟子的意見沒有成行,但從中可以看出孔子師徒當時的經濟困境。  

衛國是萬邦之國中的“中國”所在地,土地肥沃,河道縱橫,工商繁茂。后來雖然淪為弱國,但生產自然環境仍然很好,日常生活用品在諸侯國中遠勝一籌。《論語》《孔子家語》中都記載了孔子師徒剛進入衛國后看到村莊人口稠密的景況。我們知道,孔子雖然反對官員腐敗,但他對飲食生活質量也是非常挑剔的,“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割不正不食”。他在衛國的十年,特別是最后游遍諸侯的一居六年時已經六十多歲了,從政的希望泯滅了,宜居的飲食生活環境必然成為挑選晚年居地的重要因素,選擇衛國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4.國民文化層次高  

孔子師徒剛進衛國時,看到衛國境內村莊稠密,農田不荒,房屋整齊,連連贊嘆。迎面走來一個頭戴象牙梳子的少婦,風韻雅致,孔子就派顏回向前采風。采風是古代特別是周朝朝廷官府人員下鄉隨機向遇到的平民百姓征詢民情的行為,包括民間談到的官員私訪等。顏回走至少婦跟前,拱手施禮道:“我有徘徊之山,百草生其上,有枝而無葉,百獸集其中,想借夫人兵杖羅網趕山捕之,不知夫人如何教我?”少婦聽后,稍加沉思,就將頭上的梳子取下遞給顏回。顏回雙手恭敬接過,又問:“夫人不問原委,就取寶梳給我,這是為什么呢?”少婦答道:“你不是想借梳子嗎?”顏回又問:“何以見得?”少婦道:“徘徊之山,那是君的頭;百草生其上,有枝而無葉,那是君的發;百獸集其中,那是發中生了蟣虱;想借兵杖落網捕之,就是借梳捕虱。所以我借梳子給你。”顏回肅然起敬,解發臨風梳理,然后束發加冠,取巾把梳子拂拭干凈,拱手奉還,長揖而退,回見孔子將問答情況如實相告。孔子感嘆道:“這婦人的智慧,我自愧不如。可見衛國教化普及閨門,這是很了不起的啊!”  

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顏回采風典故。孔子窺斑見豹,從這一事件中得出了衛國教化普及閨門的結論。這對一個畢生傾力于教化的文化巨子來說,是極大的欣喜,也是極大的吸引。孔子來衛國后,接觸了大量的才德高士,多次感嘆衛國的人杰地靈。  

濮陽一個孔子最重要的教育基地  

孔子號稱弟子三千,載入史冊的七十多人,其中衛國籍的占九人。他們分別是子貢、子夏、閔子騫、廉絜、句井疆、子皙、子驕、高柴、顏濁鄒、琴牢。衛國弟子數量排在魯國之后,大大少于魯國,可從弟子的能量及對傳播孔子思想的貢獻上講,衛國弟子就不可小看了。特別是子貢、子夏二人。  

子貢,姓端木,名賜,字子貢,少孔子三十一歲。他聰慧通達,是孔子極為看重的弟子。子貢出身商家,很會做生意,家境富有,忠實追隨孔子。司馬遷《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有云,他“喜揚人之美,不能匿人之過”。子貢善于動腦,長于思辨,是著名的外交家,多次代表孔子游說諸侯。《論語》《孔子家語》《禮記》中記載了許多子貢和孔子的對話,討教辨析,極富智慧。孔子去世后,其他弟子多服喪三年,唯子貢在墳前搭草房服喪六年,然后乘駟馬軒車,拜訪各國諸侯,傳播孔子思想。司馬遷在《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中寫子貢的篇幅大出其他弟子之上,特別詳細地敘述了他的外交才干,生動具體,可見對他的偏愛。現在,濮陽境內的端木家族就是子貢的后裔。  

子夏,姓卜名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歲,是孔子最年輕的弟子。他極富教育天賦,被孔子認定為他的弟子中最有文學才能的,是一個君子儒。孔子去世后,他移居現濮陽市區西部的西河,講學授徒,整理孔子的《論語》等,并創造性地發展了孔子思想,培養了魏文侯、李悝、吳起等一批改革家人才。子夏在衛地威望很高,《孔子家語·七十二弟子解》中說:“衛以子夏為圣。”  

子路雖然生于魯,但他隨孔子來到衛國后,就在衛國任職,孔子返魯時也沒有跟著回去。他的兩個連襟一個妹夫等主要親屬都在衛國供職。后來,他在衛國變亂中戰死,葬于衛,也應該算加入衛國國籍的衛人了。子路姓仲名由,現濮陽縣的仲氏家族,當為子路后裔。子路少孔子九歲,他好勇力,性情耿直,表里如一,想不通就說,被人說服了就照人家說的辦,從不存個人芥蒂。他經常和孔子爭論,卻又對孔子忠貞不二,是孔子忠實的捍衛者。  

子貢、子路、子夏等是孔子弟子中的中堅力量,在《論語》記載的孔子與弟子的對話中,他們三個占有核心主導地位,其數量、質量遠遠超過其他弟子。  

孔子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教育家,衛國是他除魯國之外最重要的教育基地。在衛國的十年里,孔子弟子多仕衛,但孔子卻沒有出仕,他的主要活動就是講學授徒。《論語》中的語錄事件共四百多條,其中涉及衛國人、事的近百條。在孔子之后的戰國時期,衛國作為一個沒落的小國,卻成了人才強國,先后產生了吳起、商鞅、張儀、呂不韋等一批縱橫天下的歷史巨匠,衛國的教育發達應為基礎原因,其中當然有孔子師徒的不朽功勛。




責任編輯:馮牧羿

[!---page.stats--] 11选5技巧